rss 推荐阅读 wap

看中国_新闻焦点_聚焦中国!

热门关键词:  xxx  as  云南  自驾游   riting ablet
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

单田芳去世评书被唱衰?NO评书没你想的那么惨

发布时间:2019-01-12 17:56:37 已有: 人阅读

  9月11日,一代评书大师单田芳因病去世,引发网友集体悼念。15日,单田芳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自发前往送别先生最后一程。

  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。”在评书最为兴盛的90年代中期,全国四百多家电台均设有“单田芳书场”,每天听众超过一亿人。“听单老师的评书长大”、“抱着收音机,掰着天线找信号听评书”成为无数70后、80后的共同回忆。

  单老离世,再次引发对评书艺术衰落的担忧:《单田芳去世:明天听谁说评书?》、《人间再无单田芳,下回何人来分解?》、《单田芳去世,传统评书艺术如何再生?》等爆文层出不穷。随着大众娱乐消遣方式的日益多元,评书似乎并不是当下人们休闲娱乐的第一选择,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评书,真的日趋衰落了吗?

  得知单田芳先生病逝的消息,相声演员辛明璋发了如上一条朋友圈。虽说自己是相声演员,但辛明璋打小就喜欢与相声同为诵说类表演形式的评书。最初,辛明璋听的是田连元先生,随后袁阔成、单田芳先生的评书让他彻底成为评书迷,“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都和评书有很大的联系,评书是我学校以外最重要的老师。”听的多了,辛明璋开始学习优秀说书人的表达技巧,就这样一步一步由“听书爱好者”变成了“职业说书人”。

  说书人说书,不仅要把“书道子”(行话,即故事梗概)烂熟于心,还要旁征博引,增加时下新的热点内容,保证内容与时俱进,不与当下脱节。平日台下练习的过程枯燥乏味,坚持的动力来自哪里?“说心里话就是过瘾,底下的观众都是真心想听你讲故事”,“就为了在舞台上不丢人,平常下再多的功夫也值!”

  三年前,袁阔成先生过世,当时就有人提出 “袁先生没了,评书大旗由谁来扛”的疑问。在90年代末千禧年初,评书界有广为人知的四大家——袁(阔成)、单(田芳)、刘(兰芳)、田(连元),此外,山东的刘延广先生,四川评书的徐勍先生也为这门艺术的传承尽心尽力。现如今,以孙一、孙岩、张少佐为代表的中生代,王玥波、梁彦、马剑平、唐柯为代表的年轻一代,正成为评书艺术的中流砥柱。

  “评书界一直以来都在顽强地存活着。单老的去世,对听故事的人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,但我认为评书界一定会再出更多的张田芳、李田芳、赵田芳,把这杆大旗接过来。”

  更爱看视频和动漫的年轻人们,对评书并非一无所知,总有那么几次坐出租车的时候,车里师傅就放着单田芳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,听之任之,时间久了,也有不少人慢慢喜欢上了这门艺术。“老百姓还是喜欢评书的”,辛明璋以自己的朋友圈举例,“之前有别的老先生去世的时候,也就是圈里的人发一发,近日单先生去世,连那些微商都不再发广告了,开始发‘单先生千古’这种悼念的文字”。

  @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少年:小时候,听着单田芳老先生说书,度过了人生中比较艰难的时光。每天都盼望着当时14点以后105.8的老年频道的说书节目,当时一直在床上躺着的我,就是有了您的声音,才感觉到,自己走了出去,看见了世界。

  @好好吃饭天天过秤:听单老师的评书长大,那时候没有电视,没有手机,没有互联网,只有一台小小的收音机,放在床头,在每个赶完作业的寂静深夜,躲在被子里,悄悄地听,直到单老师说完“且听下回分解”再安心睡去。

  @査斯古特:在我的书柜里永远有一个位置,静卧着单老的一卷卡带,那是李元霸和宇文成都们的残隋与大唐。它鲜衣怒马,气贯穹苍。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

  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,评书更是他们长时间开车时的“解闷儿”工具。趴活儿时听着评书,脑海里浮现出说书人描绘的场景,心情也跟着说书人讲述情节的张弛疾缓而起伏。拉活儿时听评书,也能缓解司机乘客不交流的尴尬。有乘客在出租车上听着《隋唐演义》,完全被他细节化的描述和极富现场感的语气吸引,车到了目的地都舍不得下车。

  俗语“对面拿贼”说的是演员面对面表演给观众,演员功夫不到家或者应变能力不强的话,出了错误都没办法遮掩。评书,自发轫之初就是这样一门艺术。演员表演评书、观众听评书地方叫“书馆”,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北京的书馆有连丽如先生开办的宣南书馆、东城书馆、国如轩书馆;田占义、武宗亮的五里坨书场;马歧的康龄轩书馆;北戏老师张怡的北戏书馆、平谷书馆;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美术老师吴荻的澄书馆。

  随着媒介的不断发展,评书借力广播电视迎来了旺盛发展期。1979年,鞍山市人民广播电台播放刘兰芳的评书《岳飞传》,刘兰芳的丈夫王印权回忆,《岳飞传》首播时,受到了听众的热烈欢迎,“几乎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”。《岳飞传》在当时与邓丽君的流行歌曲一样,成了大江南北的流行现象之一。1985年,电视评书《杨家将》在辽宁台开播,播出了几十集也没有收到观众反馈。一个多月后,有一天因转播足球把评书停了一天,结果一整天,打进电视台的电话就没停过,都在问“为什么不播评书?”

  21世纪,全民网络时代到来,2016年1月,五里坨书场进行了第一次网络直播尝试,没想到有超过1万名网友观看,这给了说书人很大的信心。经过两年的运转,今年1月起,五里坨的评书直播开始井喷:每周日上午的在线家平台同时直播,在线万余人。

  根据喜马拉雅数据,相声评书类播放数据前5名均为“亿”量级。在相声评书付费前10名榜单中,评书内容占据4席。移动电台用户喜爱内容分布统计图中,相声评书位居第5。

  大师的逝去带给行业的是人才的巨大损失,人们似乎总有一种习惯,认为代表人物的离去就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,然而即使古老如评书,在新的时代下也有新的生命力——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,评书都在跟随时代进行着创新。

  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,评书似乎一直都在讲述大侠英雄、才子佳人的老套故事,事实上,当代评书也在讲《海贼王》、《哈利波特》……评书泰斗袁阔成先生的再传杜鑫杰便是其中的一个代表,他的评书题材更多的是贴近当下生活的现代主题,《三体》、《何以笙箫默》、《欢乐颂》都是他在评书书场“小生长谈”多次表演的作品。

  除了故事的推陈出新,评书在形式上也发生着诸多变化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的一档电视评书栏目《奥运评书》,将奥运的相关趣闻轶事用评书的表现手法演绎出来,获得观众们的好评。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城市聚焦 | 理财投资 | 娱乐头条 | 体育运动 | 购物消费 | 旅游休闲 | 科技创新 | 商业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看中国 www.seecn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