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看中国_新闻焦点_聚焦中国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自驾游  云南
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

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“微商式新媒体人
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15:48:19 已有: 人阅读

  :之所以会出现微商式新媒体人,问题的根结出在媒体对于新媒体部门的定位,以及决策层在组织架构和人才配备等方面的结构性匮乏和问责失当。新媒体的职能主要包括改写、分发和连接,它们有且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核心:再传播。

  遇到坏情绪的事情的时候,仅仅只是悲伤惆怅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问题的根结,其实出在媒体对于新媒体部门的定位,以及决策层在组织架构和人才配备等方面的结构性匮乏和问责失当。我认为新媒体的职能主要包括改写、分发和连接,它们有且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核心:再传播。

  错觉之一是以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新的媒体。事实上,他们大多只是传统媒体的附属机构,传播传统媒体内容生产的衍生产品。

  多数媒体的新媒体,无论其形态是两微一端,还是别的什么,但它的主要职能就只是二传,是将媒体已经生产好的素材,以适合于互联网的方式改写,进行再传播。

  错觉之二是觉得自己是拥有很大权力和创作自由度的媒体人。许多媒体的新媒体部门发表的产品,由于其在媒体内部已经经过了前期生产的审稿,所以,其再加工与审核的流程会简化一些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优秀或者是无冕之王。

  如果你是传统媒体的新媒体人,无论在传统媒体内部,还是面对外面的野蛮人,你都有极大的概率不是最优秀的。

  在内部,新媒体人一般比较年轻,懂些新技术,但极有可能,你不是身经百战的老记老编。在外部,你面对的是新兴的动不动出十万+爆文的自媒体人,在他们面前,你不过是个菜鸟。所以,一方面,媒体高管不断强调新媒体的重要性,甚至于赋予了新媒体部门以续命突围的期望。另一方面,在前线实弹操作的多半是新兵蛋子。

  任务是降维打击,但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战场上,你的确降下了维度,但更大的可能是蹲下来被动挨打,毫无优势可言。传播依然受田忌规律的控制,这就相当于是在以自己的劣马对别人的良马。

  再优秀的电视或者报纸作品,在新媒体来说,都只是原材料与素材而已。改编成为适合新媒体的作品,都经历了很多改造工作。但,改写对于新媒体部门的员工来说,可能是一个艰巨的无法胜任的任务。

  我们可以把新媒体部门的职能拆分成为几个更细的环节。技术的归技术,美工的归美工,但是内容,必须是总编辑工程。

  新媒体部门的总编辑,应该是传统媒体编委会的重要成员,或者至少应该由身经百战的资深编辑担纲。如果一定要有适合于网络的改编,如果老记老编写不了新的潮流文章,他也可以作为教官与教练来培训新兵。但负责人一定要是传媒当中能够独当一面的高手。

  降维不是降低自己的维度去和草根竞争。降维是拿出自己的专业水平,吸收草根优秀的方式方法,再与草根战斗,是另一种形态的胡服骑射。

  传统媒体,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在互联网领域重树自己的地位,在新媒体的内容生产上,就要有强有力的驱动力。

  所以,虽然经营任务压头,如果媒体尤其是中小媒体,一开始就把新媒体部门放到一个经营性的子公司去做,那么,在阵势上,首先就已经输了。

  传媒下属子公司来操盘新媒体,如果当家人没有足够的能力与权限,不能好好调用母体的采编资源,从一开始,其地位就好比是丧偶式婚姻中独立带娃的女人,由于其能力与资源的落差,从一开始,他们所生产的内容,就处于被吊打的状态。

  如果不是整个媒体将产品的最终环节锁定为互联网分发,如果不是整个传统媒体新媒体化,如果在人才与资源搭配上,不能将新媒体运作当成战略部门来运作,结局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定了。

  新媒体的职能是网络再生产与分发,其更大的职能在于分发。现代的互联网传播,尤其是成功的自媒体,一般都采用了同品牌多平台分发的策略。

  媒体的新媒体部门,也多半会以独立APP为旗舰,有包括公众号、微博与博客、直播频道以及短视频平台的多平台产品矩阵。

  互联网是以转发为主要传播手段的,传媒高层更容易接触到专业大号传播焦虑的文章。他们会看到许多唱衰电视与反唱衰电视的论战,会有许多别人家孩子的故事等着你。

  网络上,一会儿有人说新京报与腾讯视频合作成功,一会儿有人讲某媒与某鱼平台合作,实现了电视5分钟,直播5小时的跨界合作……

  成功案例成山成海。互联网上,有新兴的优势的直播平台,有强势的关注度爆棚的短视频平台,有许多可以关注的点。高层总会希望你又可以将直播平台弄好,又可以将短视频弄好,还可以在微信上不断地产出十万加。那么,你如果自己没有办法确定好自己的定位,凸现出你自己的优势,你的结局一定是悲催的。即使是全民抖音,其用户的调性与你的目标人群的使用习惯是否一致?

  直播动不动一场活动可以有20万人观看,但是,这些人是不是还能够在你想要他们回来的时候联系得上?如果有接近二十个类头条号的新闻聚合平台,平均使力,是不是能够得到预期的效果呢?一把一次只能瞄准一只兔子,七八个人,十来台电脑,一台阿里云服务器,是否真的可能做得到这么多这么庞大的布局?

  媒体可以制定鼓励方法,特别是类似于主持人这样的特殊群体,使用抖音等平台宣传推广自己。也可以出十万加奖十万元之类的奖励政策,激励全体员工利用好各大平台来进行品牌延伸与拓展。因为这样,被鼓励的是个体,他们在一定的领域,存在着高于其他内容生产者的优势,激发他们的潜能,哪怕是惠而有费,也是值得的,但是,如果媒体的正规军将自己有限的力量再分散开来,其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。

  专门从事新媒体生产的专职人员,则应该集中优势兵力,更加聚焦于适合自己平台调性的新媒体平台。力求让新媒体部门起到凸透镜的作用,让所有的能量聚焦于一个点,点燃关注度。

  对于大多数媒体来说,聚焦于拥有生态系统机会的微信,成功的机率更高。不要什么都做了,什么都没做好!

  一边,人们感叹新媒体人成了没有朋友的微商式新媒体人。每天转发文章,连微商看了,都忍不住要拉黑。

  一边,如果你参加过某些知名社群的分享,却往往体会得到人家一次分享千群联播。每次分享,都有四五万人观看,并能够成交不少学员的盛况。

  那么,结构性的问题来了。应该怪我们的那些兄弟姐妹,可怜的微商式新媒体人,还是要检讨我们的布局错了?

  许多媒体没有进行有效的总编辑级的内容策划,没有很好地在头条号等有算法的聚合平台扎好根。而用户量最大的微信,其产品逻辑是让用户通过转发来分享好的内容,除了看一看、搜一搜等简单工具以外,不会有更多的推荐机制。

  如果媒体人还是爆文思维,依然沉浸在爆文和轰动的媒体效应里,想要靠几个人来去创造热点创造热词,其效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刷屏至死也将是他们的宿命。

  如果媒体还是沿袭以前的权威发布平台思维,而缺乏用户思维,那么,同样的,所有的流量与成功,也将可遇而不可求。

  以微信为中心,以社群为抓手。许多人通过这个策略获得了成果,媒体同样需要适应这一规律。如果可能,有实力的媒体真的应该在内部建立微信台,把媒体搬到微信上。

  执行这种策略,其实是把内容生产与内容分享的阵地搬到了群里。它的组织与管理难度,社群运作的难度并不亚于开播一档热播节目,它要有内容生产人员,更要有客服人员,有节目的周期与,有成交的环节与喜悦。

  而许多媒体的新媒体部门来说,只有生产部门,而根本没有发行与推广部门,更惶论手段。那么,原始的微商式刷屏就成为了他们被人诟病而又无效的挣扎式努力。

  笔者曾经提出过用微信客服辅助甚至取代热线客服的观点(尤其是主要针对城市群体的电视媒体),那么,将传播微信化、社群化,则是这一观点的进一步升华。

  如果一个媒体,不去好好地研究社群,研究新形势下互联网的传播规律,不向培训机构或者知识分享机构学习,不以连接为新媒体板块的终极目标,既没有专门的人员架构,也找不到合适的方法,那也就只好转发别人的哀嚎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感慨时代抛弃你时,连招呼都不会打。

  无效的徒劳的刷屏就仿佛是在现代战争的场景下,用骑兵连来做冲锋,不用坦克上场,一架马克沁机枪足以干掉所有英勇的战士。
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城市聚焦 | 理财投资 | 娱乐头条 | 体育运动 | 购物消费 | 旅游休闲 | 科技创新 | 商业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看中国 www.seecn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